中文版 | English

专业动态

投资人需要知道的《民法总则》那些事
2017-06-15
        作为一个投资人,你可曾注意到,今年的“315”不仅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及不良商家曝光日,还是我国《民法总则》由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日子。对我们法律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自从拿破仑编纂法国民法典以来,多少国家雄心勃勃的立法者都想立出一部可以媲美法国民法典历史地位的自己的民法典。
 
       《民法总则》当然还只是民法典的前半部分,尚需立法者完成《民法分则》这一后半部分才能构成完整的民法典。然而,《民法总则》的光辉就那么来了,其实施日就定在今年的国庆日。作为投资人,如果你忽视其存在,那你可能随时要吃大亏,交学费了。现在我们就来给投资人说说《民法总则》的那些事。
 

一、“习惯”入法,商事 “交易习惯”的适用有加强趋势,注意不要轻易违逆习惯行事

       《民法总则》第十条“处理民事纠纷, 应当依照法律规定; 法律没有规定的, 可以适用习惯, 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将习惯作为明文法律的补充,虽然司法实践中仍有待明确其适用标准,但无疑为习惯入法开了口子。《民法总则》除第十条外, 还有少数法条也提及了习惯,如关于沉默符合习惯时可以视为意思表示的第一百四十条,及可在一定条件下结合习惯确定行为人真实意思的第一百四十二条。同样,这些法条中的习惯该在司法实践中如何适用,也将是留给后续配套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及司法裁判者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但可以预见的是,司法实践中以习惯判案的案例将逐渐成为现实。

        中国人大网2016年7月5日发表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解释道: “民事关系十分复杂, 对法律没有规定的事项, 人民法院在一定条件下根据商业惯例或者民间习惯处理民事纠纷, 有利于纠纷的解决”。习惯在商事领域,也就是商业惯例。如何依照《民法总则》关于习惯的规定适用商业惯例目前尚无先例,但依据我国《合同法》在个案中认定“交易习惯”却已有不少的司法实践案例了。只是之前适用“交易习惯”的案例中,法院以谨慎适用为主。
        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了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又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可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最高人民法院的“《合同法解释二》(法释(2009)5号)”进一步明确了交易习惯分为地域习惯、行业习惯及特定当事人之间的习惯做法。不过要明确的是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关于交易习惯的规定,只是适用于个案事实认定,不同于《民法总则》中作为法律补充规定适用的习惯。
   从合同法的交易习惯认定到《民法总则》的习惯入法,立法者们实现了巨大的跨越。作为投资人,我们应该敏锐地看到这种趋势,并在投资协议签署与履行中要注意尊重相关的交易习惯,不要轻易违逆习惯行事。比如说,双方对项目进展的沟通经常是以电邮沟通的,就不要轻易忽视电邮往来所形成的交易习惯的法律效力,否则将引致不必要的麻烦。而对于大家都认可且也遵照执行的商业惯例,我们则建议投资人尽量遵守为佳,否则极易招致损失。
 

二、撤销权行使期限部分缩短,诉讼时效延长至三年,有“拖延症”的投资人须分清楚了
       《民法总则》基本维持了一年的撤销期规定,但对于重大误解引起的撤销权的行使期限缩短为三个月,且规定了最长期限五年,即无论当事人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此等撤销事由,均在超过五年后自动失去撤销权。这与之前的相关法规相比,实际是对撤销权增加了限制。关于撤销权的行使,对很多投资人来说着实是个新鲜的未知领域。
        几年前,一个投资人不小心轻信朋友花几千万购买了一家宣称即将上市公司的股权。他不是增资入股把投资款打入公司,而是向大股东购买股权将款付给大股东。股权价格以大股东承诺的公司当年有5000万净利润的12倍估值,这位投资人收购5%股权,价值3000万。败象其实在最初就已经显露,只是这位投资人过于轻信在中间介绍的朋友,没有去注意。股权转让合同签署于12月底,股权转让款很爽快地付给了大股东。但第二年3月没有出审计报告,6月仍然没有审计报告,9月这个投资人觉得异常,并开始催,同时又问当时一起买股权的朋友怎么回事。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有几个投资起诉这个卖股权的大股东了,但我们这个投资人不知道。这个投资人于是开始着急,但直到10月才开了一个股东会,大股东很抱歉地告知大家,没有达到原先承诺的5000万元净利润,审计报告显示只有2000万元净利润。如果有货真价实的2000万元净利润,那对于一家拟上市公司来说也还是不错的。但问题是大家对大股东已经完全不再信任。于是我们的这位投资人要求退股退钱,但大股东说他现在没钱。于是我们这位投资人就着急说准备起诉吧,我们分析下来,行使撤销权应该是有较大胜算的,但必须尽快吧。由于证明知道或应当知道之日在实务中存在较大变数,故保守做法是不迟于第二年12月行使撤销权,但投资人就那么拖着,直到最后一天才正式决定起诉。但12月份的法院立案不是一般的难,后来我们极其惊险地完成了起诉立案,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案件不受撤销权一年期限的影响。只能说当时运气好,否则这个案件就要受一年撤销权是否已经超过的煎熬了。
 
       《民法总则》已无原来民法通则中四类案件的一年特殊诉讼时效的规定,同时将一般民事诉讼时效统一由二年改为三年。这对于所有投资人来说绝对是件莫大的好事。以前有些投资人经常说本不想打官司,但诉讼时效只有二年,迫不得已必须打。三年的诉讼时效给予争议主体各方更多的时间来进行洽谈协商,有利于争议各方自行和解解决。对于权利人来说,会有更多时间来收集证据。对债务人来说,会有更多时间和机会履行约定的义务。比如,在有对赌条款投资合同中,受投资公司相对会有更多时间和机会提高运营能力增长利润,投资人也可以考虑继续等待公司的经营情况转好。
        不过,凡事有利弊。诉讼时效长了,也很容易出现权利人在决定起诉后难以收集和提供证据的问题。很多投融资初期的事实细节经过接近三年或更长久的时间后,若无确凿证据来支持,争议主体各方很容易产生各种认识上的偏差。同时,在诉讼过程中,关于陈年证据的认定或是因证据缺失对事实的认定都会给法官带来很大的困扰,可能不利于诉讼的推进和法官结案的效率。
         因此,老生常谈,投资人在投资过程中,应妥善保存好文书、信件和快递单据原件,这类纸质文件尽量留有原件、扫描或照片;对于来往邮件、短信、微信等电子文件,不要随意删除。这些细节将会在未来万一产生纠纷时提供很大的证据支持,甚至可能是胜诉的关键。
 

三、增强民事权利保护,增加新型民事权利客体,向投资人呈现法治进程积极面
       按照中国人大网2016年7月5日发表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保护民事权利是民法的核心。按照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实现公民权利保障法治化的要求,为了凸显对民事权利的尊重,加强对民事权利的保护,同时也为民法典各分编和民商事特别法律具体规定民事权利提供依据,草案继承了民法通则的做法,设专章规定民事权利的种类和内容。
        确实如此,《民法总则》在民事权利一章第一条即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 格尊严受法律保护”,这是立法者捍卫人类崇高价值的体现。为适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民法总则》将自然人的个人信息明确作为法律保护对象,为受侵害者提供了申请法律救济的依据;在第一百二十七条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纳入民事权利客体范畴,给后续的相关配套法律法规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提供了基础。形象地说,《民法总则》在这里打开了一扇通向未来互联网世界的门。这对那些关注互联网创新的投资人来说,应该是一件极好的事。
        投资人还必须要关注的一个有重要条款是第一百二十五条,“民事主体依法享有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这是在民法典的层次上明确了投资人享有因投资获得的权利。再结合第一百三十条“民事主体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使民事权利,不受干涉”,投资人应该可以些许放下之前的隐隐担忧,去作“愁容尽散、喜上眉梢”状了。
        当然,《民法总则》中投资人要关注的还远不止上面这些事。不过,不要着急,我们以后还会在这里为大家继续一一道来的。